一颗傻星

沉迷童年沉迷反派,大概是个傻子了

【魔角/眼桃】眼大人的梦中世界

让我飞速跳一个坑再跳回来(?)

不会写文了,深感自己的没有文化


OOC有

【沉没水晶宫殿衍生脑洞】

以下正文

————————

  严天真陷入了沉睡。

  这是他自己所不知道的。

  以他的视角看来,他不过是真正到达了一个没有纷争、没有阴暗、没有悲伤的、完美的理想国。

  一个由他控制的理想国。

  人们尊师重道友好往来,尤其尊重赞美人们生活的诗人。意见不同时也不会争吵,没有人会不尊重别人的意见、没有人会因为物质生活不如意而无法自由追寻理想。

  而他,他们的……他们的主宰,或者某种意义上,他们的神,更是得到了万众敬仰。他可以将自己二十多年来对于诗词发理解倾泻而出,换来的当然只会是人们的交口称赞。

  尽管如此,比起使用“王”、“神”一类的称号,在“这里”,他更喜欢别人将他看作“著名诗人”。他在“这里”的学校中演讲、他在这里的广场上作诗,他只做自己喜欢的事情。而这里的人,也会一直和平友好地生活下去也会一如既往地、虔诚地尊敬他。

  曾经也有过一个人真实地这样对待他。尽管他并不知道自己深陷梦境,但他也确实有身边的一切实在太过虚幻的感觉,这时他想起了什么,想起身边似乎少了些什么。

  少了对这完美的神圣古国的追寻过程,应该是这样。

  曾经自己似乎也慷慨激昂地发表演讲,但当时空气中满是尘埃与冷气的混合物质,只叫人感受到现实的肮脏与丑陋。

  曾经自己也做过首领,为的是寻找到这理想国的存在,那时自己一腔热血,说出的话语也如炽热的耀眼火焰,现在已经找到了“这里”,诗词便似乎成了幽深山涧中的古谭泉水一般平和的样子,唔……虽然似乎也不是坏事。

  曾经自己也有着一帮追随者,和现在的不一样,他们似乎各有各的心思……等一等……

  严天真好像知道自己身边少了些什么了。

  他似乎曾经也有一个虔诚而可爱的追随者,那人高傲且谦卑、冷漠却热情——那人以高傲与冷漠面对芸芸众生,却以谦卑和热情将一切奉献于他。尽管他隐约记得那人似乎在最早的时候和他交流过很多,重要程度甚至不亚于开启他使命的光明古籍——在“这里”他却找不到那人的影子。

  这不应该啊。严天真用食指轻敲自己的太阳穴,这样的人,为何不存在于“这里”。

  就像睡梦中的人意识到自己正在梦境之中,不,这确实是他的状态,但又朦朦胧胧蒙上一层纱,让人解不开疑惑又无法醒来。

  这次他又要去学校演讲时,有人匆忙赶来。

  “有人想要见您。”

  这倒少见。严天真惊讶起来——应该是惊讶于以他的意识为转移的世界居然会出现他无法预料的情况:“那让他来见我便是,有什么问题么?”

  “那个人,他、他,不会作诗。”

  “唔……一个罪人。”严天真越发惊讶了,“既然如此,还是将他带来见我吧,光明之国的第一条文终于要派上用场了。”

  光明古国法律第一章第一条第一款——不会作诗罪。

  这条法律实在是没有存在的必要性,以他的幻想为基础的世界绝不会出现这种角色,这项条文存在像是在任何法律的开头写上“不许任何一人永远不会死亡”引人发笑。

  无所谓了,这是他的梦境而已,这里他可以无限期的任性下去,反正不会有人反对他。

  至于对这一项罪过的惩罚也实在很轻,甚至到了“幼稚”的程度,会在意暂时的“破相”的恐怕也只有对自身外貌要求极高的某类人——而他严天真也并不是这类人,至于这项惩罚是如何制定的,恐怕还要再问他的内心更深处了。

  

  终于,在他到达学校的演讲台时,他看见了被带来的“罪人”。这人太眼熟了,熟悉到似乎下一秒严天真就能想起他叫什么名字、年龄是多少以及他们在哪里遇见过,但似乎又有哪里不太一样。

  这个人现在看着他的眼神如太阳的光辉一般炙热,严天真却认为那人的身上应该再多一些任性和狂妄。

  也许我还不能草草地审判他。严天真这么想着,注视着“罪人”碧绿色的双眸。

  年轻的罪人情绪激动,嘴唇颤抖着似乎想要说些什么、一双修长的眉微微蹙起似乎是有着莫大的哀伤,最终年轻人开口了。

  “我的眼……”

  他只是这么说了。

  

  严天真命令其他人将这位“罪人”绑在一边的柱子上,等到他心情平静了,再来好好探寻其中奥秘,然后他登上演讲台讲起他的理想和追求。

  期间柱子上的年轻人抬起头仰望台上的他,眼神中的希冀和崇敬让严天真想起清晨森林中漫步的小鹿无辜的眼睛。他的良心似乎突然承受了极大的愧疚,于是他闭上了眼,很久之后——带着其他人喊完了口号之后他再睁开,年轻人闭着眼睛低下头不知在想什么。

  严天真松了一口气,甚至没有注意到中途年轻人似乎对两位新到来的“学生”念了什么咒语。

  然后严天真开始审判。年轻人没有任何反抗或是挣扎,甚至乖顺得如同午间小憩的温和白兔。

  严天真不再敢注视那双闪烁着的碧绿双眸了,他一字一句地宣读古国的最高法律,尽量让自己显得神圣而威严——尽管年轻人的态度让他没来由地觉得渺小、他也没来由地认为面对这种处罚那人的态度应该更激烈些。

  

  审判被打断了,新来的两位“学生”突然扰乱了现场,某位他记得似乎应该叫做“齐乐天”的少年甚至想要拉走台上的“罪人”,但是被后者甩开了。

  “我的眼,我的眼,请跟我回去,新的大三角计划在等待您的开启,请您继续用爱与梦想拯救世界吧!”

  “罪人”,不,桃乐丝终于开口了。严天真好像突然想起了一切。他是光明之眼的首领,他经历了失败,他所处之处皆是幻境。

  他想不起一切、逃不出梦境,仅仅因为他不想离开这美好的世界、更不想让别人知道他不过是个沉湎于梦境的怯懦之徒。

  

  “我做了一个好长好长的梦,它美的让我不愿意醒了……”

  梦境被打碎,他不得不醒了过来,睁眼所见到的便是激动到热泪盈眶的桃乐丝。

  好吧,起码,现在是真实的了。


【成历/寒德】德拉格的修仙生活(1)

奶奶你关注的沙雕文手更新了(不是)


说是修仙其实他是魔修

没看过啥修仙文所以很多bug(不是)

是人界大将军寒冰X魔界少主魔龙德拉格


目前就定练气筑基金丹元婴外加一个元婴以上吧我懒得想后边的等级了(喂)

大概设定是人界可以通往仙魔两界并且科技发展(?)有了传送通道,但是仙魔不互通的那种……(哪种啊)

OOC有


(对了大学生活那篇我还更的只是要改的地方有点多我最近懒得打(喂))

以下正文

————————————

德拉格快要发霉了。


魔界真心无聊,他七个叔伯姑姑无心打架成天见不着人不说,他还格外不想看见他老爸。圣主现在完全是佛系魔修趋势,天天赏赏(魔界珍品七千年毒)花,溜溜(仙界消磨时间必备三千年灵)鸟,一点拼搏精神都没有。


而德拉格又听说圣主那些东西都是从人界搞来的,从小在魔界长大的魔界少主并没有去过人界几次,即使有他也没什么印象了。


一方面他听说人界的修士修为都很低,另一方面又听说人界好玩的东西多。思来想去,反正也没事干,索性就去人间玩一趟吧。


没有独自去过人界的德拉格不敢随意撕裂空间,就老老实实跑去传送点排队。好在人魔两界来往的人数不及仙界,来往的一般都是商队,因此不用排很久的队。


德拉格看着前面那个商队交了几百两银子之后传出了魔界,一摸钱袋发现交完钱就没路费玩了,无奈拿出自家老爸给的魔界领主级别令牌,在守门士兵疑惑又敬畏的眼神注视下免费离开了魔界。


……


自上次仙魔大战之后已经过了不知几千几百年,经此一役魔界实力大受打击。之后魔界八位领主便销声匿迹。传言魔界多年不声不响为的是休养生息在不久之后攻打过来。


然而德拉格对这种传言充满失望——那几个家伙确实在修身养性没错,但一点打架的意图都没有,搞得他每天都以为自己是不是待在仙界养老院。


不过不管怎么说,人界修士普遍修仙也是事实,魔修零零星星藏在深山老林里,也很少听说什么后起之秀。


德拉格这次也不全是来玩的,听说当年仙魔大战时他叔伯姑姑们或多或少遗留下了些灵物,如果能找到些掉的比较偏远的,那也算是不虚此行。反正他家家长们也懒得找那些东西,他找到了估计是要送他的。


他选择传送的地点是皇城郊外一带,由于这位置对皇城还是有些威胁的,外加人界对魔界防范贯了,也就在这一带驻了军。


德拉格觉得自己魔修的身份容易被人刨根问底不方便,就早早带好了伪装气息的宝物混过了军兵的检查,自个儿跑了老远找了个没什么人的地方才赶紧撤了伪装。


仙修的感觉好难受,烦了。


德拉格到了人界心情一片大好,自行压了点修为自认不至于引人注意之后就在这片无人地观赏起了人间风景。


比起魔界要不昏昏沉沉要不就一片片的刺目血红,人界这种平平和和蓝天白云带点小阳光的气氛他还挺喜欢的。这样一对比魔界简直穷山恶水,也难怪老听他咒蓝大伯说要改善魔界生态环境加强基础设施建设,他老爸还天天花重金在家里搞什么仿人界生态小花园。


德拉格走着走着就到了一片竹林里。两边苍翠的绿竹也甚是赏心悦目,就是看久了有点没意思,玩心起了的德拉格纵身一跃就在竹林上方踩着竹枝顶端跑了起来。


上方视角更是开阔,能看见下方竹间小路上的情况。德拉格单脚站在一根竹子的顶部,抱着胳膊欣赏四周的风景,甚至还有闲心摘一根竹枝,叼在嘴里和叼根狗尾巴草一样,看前端的一片叶子随风飘来飘去,也感觉脚下的竹林如海浪一般起起伏伏。


等他看腻了,他就吐一簇火苗,把嘴里的竹枝烧了个精光。他刚准备跳下去,就听见身后有人大喊一声“寒冰”,再转头就看见眼前人影一闪,又有人跃上了竹林。


德拉格第一反应是向后跃,他跳过中间的小路上了另一片竹海。那人也追着他过来。德拉格不知道他什么意思,但既然不解释就不怪他动手了。魔龙抬手刚要运诀,就看见那人感叹一声“果然是魔修”之后一拳打出炙热的火浪。


德拉格愣了愣,原地一个下腰,抓住身后两根竹子的顶端,躲过那一拳之后利用弯曲的竹子的弹性飞跃而起,手中刚捏的诀也被注入灵气,喷出的魔火掠过之处连空间都扭曲了一些。


在魔龙面前用火灵根,哪里来的自信。


那边的人明显也愣了一下,但很快反应过来,一脚踩上最顶端的竹节将那根可怜的竹子压弯,一提气就将自己朝德拉格弹了过去。


德拉格见他未出武器,判断这可能是个体修。反正他从小被圣主各种花式暴打,除了圣主不敢用剑所以没怎么打过剑修之外,什么攻击方式他都不怕的。


等那人到了眼前,德拉格先硬抗了一拳——有些意外的是受击处一片冰冷。但是这不要紧,肉身强悍的魔龙接拳之后原地抽出一张符纸往那人身上一贴,然后飞身离开听一秒之后那张符纸当场爆炸发出的震耳欲聋的响声。


然后他听见掉到地上的那个家伙咳了两声开口第一句是“卧槽”,心想人界这么随意的吗,他在魔界说脏话都要被一群家长指责“诶这个是脏话小孩子不可以讲的。”


那人还有两个同伴,刚才喊出声的应该是瘦一些的那个。俩人把他扶起来,那人拍了拍身上的灰,抹了抹脸上沾的土——尽管抹了之后更脏了,倒是没受伤。


德拉格看他们三个奇怪。刚才那位经他试探也算是实力不菲,就是怎么突然进攻。于是他跳下来,问:“你们干嘛突然冲过来?”


领头那位——也就是刚刚被炸的那位甩甩头,埋怨德拉格:“大兄弟这就是你的不对了,身为魔修不伪装一下就在这附近乱走也就算了,还不知道咱们是军队的吗,我刚刚也就装装样子,这么凶干嘛?”


德拉格经他一说才注意到,那三人身上的衣服都带着些铠甲,只是没有穿得很整齐——只是他们三个看起来也不像巡逻的兵士,德拉格这才没注意到。


但是他又听不懂那人在说什么,就接着问:“什么装装样子?”


“唉,就是,这地儿按理不能有魔修乱晃,刚刚你站那么高又引人注意,我抓你一下算装认真工作喽。”那人一只手揉自己的短发一只手摊手,“这都约定俗成多少年了,你是闭关几百年才出来吗,老家伙?”


德拉格听到诡异称呼的时候眉毛抽了抽,但想到自己确实对人界一点也不熟悉,就没管,只是没想到魔修名义上的名声这么差……等等。


“你们不怕我真是什么坏人?要出事了怎么办?”


“得了吧,现在能兴风作浪的都在魔界呢,你们这些刚金丹再往下的能出什么事。再说了,就算真出事……”那人大拇指一竖指向自己,一脸骄傲,“今天开始我休假,不关我事。”


德拉格听到“金丹再往下”的时候挑了挑眉,但听到最后突然笑出声,也没有再纠结这些:“好吧,其实我确实很久没有来过这里了……附近有什么好玩的么?”


“皇城附近能有什么好玩的,跟我来,我带你玩。”那人也不知道是不是闲的,自来熟地一揽德拉格的肩膀,拉着他走了。


有人想看修仙寒德吗(突然)


我又补了魔角侦探,有人嗑眼桃吗

【这个人不更文又在这里乱跳坑(?)】


谜之城怪圈一集观后感(假)

我靠谜之城我看爆

伽小这两个人的意志力到底是有多强

在梦里也无法重见的战友和在幻境里告诉自己要放弃过去守护现在的要守护的

连梦里和幻境里都不愿意骗自己一下


果然是一直做着最让人心疼的但是最正确的选择吗

我哭了


【成历】万圣节贺文

大概全员

私心cp:圣瓦圣、寒德、塔伊……之类的

其他大家见仁见智,洁癖勿入(?)


沙雕文

以下正文

————————————

万圣节前夕,各家各户门口都放上了小南瓜小彩灯一类的装饰物,小孩子们缠着家长们买了小斗篷和小帽子,南瓜样的袋子被孩子们提着跑来跑去。兴奋一直持续到第二天晚上——也就是万圣节当晚。


小玉本来想像之前一样画个圣主在脸上的,但想到今年开始本尊已经在了,就不情不愿装了小女巫。


老爹又换上了他的海盗船长服,特鲁也再一次成了小蜜蜂,不用换装的刀龙弹了弹法杖让它亮起来。


布莱克没有放弃他的秃鹰装——尽管被吐槽了只有“秃”很还原。


成龙挠挠头,因为没准备就只好缠上绑带装木乃伊。


十三区要糖小分队就这么快乐出发了,第一站是黑手三人组家里。


这是早就约好了的。和小玉在同一个童子军团里的小男孩们说好了要等他们来了再一起走。

 

按响门铃后半天没等到人开门,小玉转头朝大家尴尬地笑了笑,刚抬手要敲门,就见门“唰啦”一下打开,屋子里一片黑漆漆,也看不见开门的人。突然,门里传出一阵诡异的笑声,门外阴风吹过。


老爹光速按下刀龙亮得格外闪的法杖,成龙拍拍布莱克说没事没事我考古这么多年了连真僵尸都没见过……好吧我见过一些别的但是这里肯定没有。


小玉抱着胳膊撇撇嘴一吹头发,抽出两只河豚,在老爹的一声“哎呀”中对着门口发了一道魔法。

 

当然,除了照亮了屋内一瞬间之外没有任何实质损伤。小玉吹了吹河豚冒的烟,朝里面招手。

 

“都出来啦。”

 

三个小男孩“嘁”了一声,但又觉得小玉刚刚那招很帅,跳出来围着小玉看河豚。弗兰克装的是科学怪人,查理是狼人。小玉指指弗兰克说你不适合这个,弗兰克叹口气说他本来不是这个,但洛克不扮这个就换了。小玉看了看洛克才发现他套了个大南瓜似的。

 

“这样吓不到人的。”小玉叉腰,不过抬头一想——算了,可爱点要的糖比较多。

 

黑手三个大人把屋里灯开了,捧着糖果送小玉他们。成龙提着那个南瓜觉得是不是反了——怎么变成他们吓我们了?阿奋和周都是吸血鬼装,拉苏估计是觉得那个科学怪人的有点浪费就也扮上了——据说本来是想扮僵尸的。

 

下一站是阿福家,据小玉说阿福好像真的开了个武馆,偶尔还能见到串门的塔拉和伊卡。

 

敲门之后果然见到了阿福外加塔拉和伊卡。不出意外的是塔拉他们穿着武士盔甲,可是阿福……

 

“噗——老兄你这是什么?”同为红毛的阿奋笑出声。

 

“派大星啊。”阿福拍了拍玩偶手,“听他们说我比较像这个。”

 

队伍组成越来越奇怪了。小玉接了糖扔进南瓜里。

 

第三站,德拉格家。

 

“这次不能像之前一样了,要吓到人。”小玉发出战术指令。一群人在后面点头,众脸紧张地看着小玉按响了门铃。

 

开门的是寒冰,穿着一身白袍可能是想扮幽灵,还没看清来的是谁就被突然凑上来的一大堆脑袋和震耳欲聋的“不给糖就捣蛋”吓成了表情包——反倒还真有点幽灵脸的样子。

 

“干嘛呢,叫那么大声。”德拉格听见声响走过来,呆滞三秒,指使拳师拿糖。

 

出乎大家意料的是德拉格没用本体出场,反倒是认真扮了只黑猫——猫耳朵戴着猫爪子套着,真尾巴上套假尾巴套,显得尾巴有点粗——但行动自如。

 

寒冰他们三个也是一致的幽灵袍子,帽子一戴就是三只小幽灵,围着中间的黑猫德拉格呜呜呜地叫,还真有点吓人。

 

当然还是可爱成分居多。

 

你们都是超龄儿童吗?真小朋友小玉满脸无奈。

 

第四站是圣主家。

 

鉴于圣主是幺蛾子最多的一个人,路上大家都比较警惕。黑手三人出馊主意卖他们老大说如果不行先把瓦龙劫了圣主就不动手了。


小玉犹豫了一会儿说万一他想搞个英雄救美什么的岂不是团灭。但队伍里三个法师三个恶魔一大群会打架的,大家还有点底气。



圣主家的门也是自动开的,里面也是一片黑漆漆。弗兰克撇撇嘴说他们抄创意。还没说完门里一阵大风,“唰”一下飞出来一个黑影,翅膀张开时遮天蔽日连月亮都挡了个严实,一双红眸在黑暗里闪着光。大家还没反应过来,就看见门内也亮起一双巨大的血红的眼,门口传来的是均匀的呼吸声,但那声音又像是一只庞然大物,这时房间中亮起,光芒一闪喷出了熊熊烈火。

 

“哇!!!”队伍里有人喊起来——估计是黑手他们几个。

 

“哈哈哈哈,吓你们玩的。”那双巨大的眼睛闭起来,从门里走出来的是和正常人状态没什么区别的圣主。瓦龙在房间里开了灯,大家一看才发现他们把客厅搬空了。

 

“谁让本体大呢,像西木这种就不用那么麻烦了。”圣主指了指天上,天空恶魔收了翅膀落地给了他们糖。

 

“等等。”小玉盯着长了个翅膀的西木,和平时没差别的圣主还有干脆不准备出门了的瓦龙,“你们压根没化妆啊。”

 

“他们不也没有。”圣主指了指塔拉和伊卡,“本来就是恶魔了化什么妆……等下……”

 

圣主冲到德拉格边上揪他猫耳朵:“你不装恶魔装什么黑猫啊,有点出息好吧。”

 

“要你管,你们一点诚意都没有。”德拉格朝他吐小火苗,寒冰他们三个绕着他们老大“呜喔呜喔”虚张声势。

 

“西木不大不化妆也行,你本体我们又不能带出去走。”小玉拽圣主道袍下摆。

 

“老大我们这里有一套多的吸血鬼套装你要不要……”黑手一群人已经冲进屋子把瓦龙拉去扮吸血鬼了。圣主左看右看发现角色基本被占齐了,苦恼了一秒眼珠子一转想到了一个办法。

 

最后一站是八恶魔大本营。这一次没有通知圣主和西木以外的六个恶魔,不过圣主说今天他们肯定都在,于是一群人类信心满满地去门外准备吓恶魔。

 

这次圣主说让他来敲门。小玉站在他边上似乎都嫌弃他,就跳到边上去了。

 

然后圣主敲了敲门,大大小小二十个脑袋在他后边等着。开门的速度有点慢,很久才听见里面咒蓝说了一声“是谁”,然后门就凭空开了。

 

背带小翅膀身披白长袍手上还拿着从小玉手上借来的法杖的小仙女圣主对着门在空中烧出一个南瓜头,后边一群人挤进来喊“不给糖就捣蛋”。

 

良久听见靠在沙发上看电视的中苏“卧槽”了一声。咒蓝大哥差点没托住茶杯底,在咔吱咔吱吃零食的波刚把袋子都弄掉了,还在桌子上摆糖玩的啸风把好不容易拼出来的南瓜不小心扫到地上,笨手笨脚地帮咒蓝大哥找茶叶的地魁被茶叶糊了一脸,气愤地说地魁讨厌花花草草,正在烧水的巴莎拍手一个水球直击圣主——不过中途已经被圣主蒸发掉了。

 

咒蓝大哥飘到圣主前边,低头给小玉举着的袋子扔了糖,然后对着西木和圣主给他俩一人弹了一下头:“都多大人了幼不幼稚。”

 

后边的人慢慢走进来,拿自己的装扮吓人——布莱克警长被更多人认成是母鸡,老爹的海盗船长还挺帅的,德拉格他们有创意还很可爱,小朋友们还是最有趣的。

 

“万圣节有真恶魔听起来很神奇。”成龙这么感慨。小玉挠下巴——记下来和同学们说。

 

“真希望这种节日多一点,下次可以不用换人类样子。”塔拉激动得变成只有一个头的样子飘来飘去,在门口响起门铃声时被大家惊慌失措拦下来。

 

“反正以后每年都会有。”咒蓝继续喝茶,“我们还会在这里待很久,对吧?”

 

“嗯!”大家一起点头,“万圣节快乐!!”


瓦龙-Valmont

瓦喵-Valmeow

(今天份沙雕脑洞)


交……交一些党费(?)
没有会员艰难等待……
谜之城!(大叫)

吸动画片(?)
虽说官设短发但是长发很可爱(?)
P2是加滤镜前x

变成一个沙雕Q版画手(?)
画太小了截出来就感觉很奇怪(?)
大裤衩子圣主感觉很农民(?)